悠悠岁月 流年婉转
  时间:2019-07-26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
不经意的想到了《从前慢》,“记得早先少年时,大家诚诚恳恳,说一句是一句;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......”。

高中时,一天同时收到两封信,两个就读于同一所师范学校,不同班级的同学,同时要求我帮她们写同一命题文稿《草》,她们要代表各自的班级参加学校的赛事。邮局是当时我们唯一的通讯渠道。恨恨的骂了一声“臭阿玲”又骂一声“臭阿玲”,她俩的名字中都有一个“玲”,我自己也不知道先骂的哪个玲,一边骂一边思索写什么体裁。

用了整个晚自习的时间,写了一篇散文,一首诗歌,第二天一早就去投到了邮箱里,随之寄走的还有一颗“受人之托忠人之事”后轻松欢快的心。一周之后收到了她们的回信,信中说她们一个是二等奖一个是三等奖,随信寄来的还有一副素描荷花。

想起了初中时和其中一个玲争看《三国演义》的事情,我们那时的课外读物很少,若哪个班哪个同学新得了一本书,不出一节课的时间,全年级都知道了,接下来就是报名、排序等着借阅了。那时我们也是同年级不同班,我和玲的借阅顺序是一前一后,我们自己协商看书时间段,到了我该交付玲的时间了,正看到精彩处舍不得,她站在我们教室门口一声比一声高的喊我的名字,我早就拿着书钻到靠墙的桌子下面争分夺秒的看,正看到诸葛亮一声声的骂王朗,随她喊破喉咙我就是不出去。

另外一个玲,是羞怯怯的那种女生,就像她喜欢画的荷花一样清瘦,有天早自习的路上碰到她,她很小声的告诉我带来了奶奶的戒指,问我想不想戴?我就向她借戴一上午,那时哪里懂得戒指戴在不同手指的意义,只是没戴过,想尝试一下。那是一个“活口”戒指,面上有一枚桃,洗脸时不知怎的,戒指的口开了,挂到了鼻子上,流了血,被知情的同学喊了很长时间的牛鼻子。现在回头看,不禁莞尔。

如今,各自成家,天南海北,渐渐被红尘俗世淹没,也没了那颗悠闲、欢愉和跳跃的心,同学之间的联系,越来越稀疏,却因为那时的纯真而刻骨铭心,心中轻轻淌过一条岁月的河,她们在那里巧笑倩兮,婉转流年,流年婉转。

 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城建公司南京地铁七号线项目  王丽)